一道茶的收获

2019-08-15 11:46:57 来源:盘古茶坊
  品了一道茶,收获不小,或者说是享受不凡,亦或是感悟颇多。也许多数道外人要大惊小怪,道内人也不一定完全理解。但于本人而言,却是贴身感受。听我道来,或许,能激起一点共鸣。
 
  如果说07年的广州茶博会有什么收获的话,是因为结识了赖政雄先生,品了他的一道文山包种茶,他喻为“台湾老茶”、“一甲子私房茶”,因为这些茶的年份老的有一甲子了,时间短的也就40年以上。这批茶是赖先生一个山头到一个山头,一家茶农到一家茶收过来的,标准是有年头,干仓存放,还不能霉变坏损,数量自然不多。
 
  因为稀少,赖先生格外珍视,自己做了包装。茶筒是纸质的,颜色和花纹则让你感到是一个竹质茶盒(见图一),内装大约2至3两茶。正面贴了“陈年老茶”四个墨笔字,外加一方“极上品”的朱文印,背面以“文山包种老茶”为标题,介绍此茶的产区、年份、特点、饮泡方法。其中有二行字十分突出:“中医界喻之最好的草本植物、茶艺界当成最佳之品茗圣品”。末了,赖先生还慎重其事地打上“茶人赖政雄”的名,并钤上自己的私章,以示诚实无私。
 
  如此讲究慎重,看起来品味十足,使爱茶的我一开始就对赖先生抱有好感。在冲泡这道茶的过程中,围绕着茶的话题,两人慢慢地投机起来。至少从谈话中自己有了不少的收获。
 
  一是对于老茶和陈茶的认识。过去总以为只有云南普洱、广西六堡、湖南茯砖、四川康砖类的黑茶,因其后发酵可以长久存放而有老茶可寻。赖先生则认为,所有带发酵的茶都可以长期存放,只要方法得当,都可以成为老茶。否则,霉变失味,只能成为不堪品味的陈茶。如此类推,乌龙、铁观音、红茶中都有老茶可寻,当然,现在未经发酵程序的清香型铁观音不在此列,但老法制作者则可。
 
  二是品茶的文化或方法。从赖先生的谈话中得知目前台湾茶道中人品茶、玩茶的方法。让我最感兴趣的是他们一帮玩茶人制作的玩茶过程的清单(见图二),他们将品评的“茶类、曲目和乐器”进行有机的组合、搭配,贯穿于整个的品茶过程。比如,喝文山包种茶用扬琴弹“春到清江”,喝碧螺春用二胡弹“良辰美景”,喝龙井用江南丝竹弹“慢六板”,喝陈年普洱用古琴弹“忆故人”等等。且还要讲究环境的选择和泡茶的程序。赖先生娓娓道来,让我不禁羡慕不已,恨不能亲历其境,因为这才叫享受。想想看,身入清风明月或艳阳青山之境,耳听高山流水或丝竹管弦,鼻闻种种茶香,舌品甘甜润滑的茶汤,眼看青山绿水或诱人茶色或美景,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!因为五官六腑皆入其味矣,真乃神仙日子。
 
  一道茶的收获
 
  赖先生的茶言茶语如此让我感兴趣,或许并不仅仅品茶本身,而是港台茶文化中保留的华夏传统深深地吸引了我,自以为骨子里还流着传文人的血脉,只要是传统的琴棋诗书画玉以至于中医太极八卦等等等等,都会让我心醉。
 
  两人一谈话,有点投机忘时,不知不觉,杯中茶已过了七八巡。细细回味起来,初始尚未些许老茶才有的点滴干仓味或者说是一点有霉的感觉,接下来一泡浓似一泡的甘甜润滑的感觉。数巡之后,手心和脚心已然微微沁汗,此乃钻筋透脉之功也,非老茶而不能。古人所谓“三碗吃不得,顿觉两腋清风生”是也。
 
  纵观赖先生泡茶,道具极简,一紫砂壶一块毛巾几只碗而已,极其生活化。但对每一泡茶时间的掌握很是讲究,先短后长,整个过程基本上保持了茶泡色泽的一致,殊为难得。
 
  一道茶的收获
 
  及至最后,我才细细地打量起老先生来。他祖藉福建人,虽然人逾古来稀有的七十岁,略略偏瘦,但却神清气爽,谈吐节奏有制,不徐不慢。对待参来来往往参观茶客们礼貌有加,既无过份的热情,也不失应有的耐烦,一副万事随缘的样子。真正应了孔老夫子“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”的名言。
 
  临走,我买了老人一筒茶,而品茶谈话的过程中他并未有一点做生意的意思,用他的话说“以茶结缘”吧。尽管如此,赖老先生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,先是多送了一筒,后来又给了大半筒台湾的“东方美人茶”,接着又给了一小沱有二十来年的老普洱。每一次表示都让我受宠若惊,或许是因为我真的爱茶,爱中华茶的文化,爱每一个真正懂茶享爱的道中人的缘故吧。否则,何德何缘受此礼遇,善哉,善哉!
 
  一道茶,或许能透视人的一身,知会人的一生。
 
  禅茶一味,一道足矣!
分享到: 0